糟透了的近況

太久沒說話,感覺很糟糕。

事實上是我病了,連《同事三分親》也沒心情追看可說是大問題了。所謂的「上呼吸道感染」持續了差不多三個星期,令不少人提議我留痰化驗/驗血/照肺片。結果是:有一天因為發燒不得不告假然後足足三天睡得飽飽的便痊癒了(當然與使用抗生素亦不無關係)。

Sudoku近來迷上的是 Sudoku,日曆上每天一數獨還嫌不夠,找到了 NDS 的 Platinum Sudoku,據說是有足足二千萬(?)個謎題。應該還沒處理掉便已厭倦了的。

決定讀 Taught Master,上星期面試去了--也就是上篇說的那個「程咬金」吧!(誰想到真的會有面試呢?)詭異的是職業仍是我最大的障礙,可是計劃好好的誰又會怕呢?

Derbyshire, Darcy 的故鄉還有打算去旅行,依舊是老地方,Mr. Darcy 終歸是我的至愛,所以 Lyme Park 和 Chatsworth House 該是不會漏掉了的。(M,Visitor Guide 2008 到手了,呵呵呵!)

由於生病,暫停了大部份看電影計劃,唯一的是看到 Sherry 在上篇的留言去飛撲了兩張 “And When Did You Last See Your Father?” 的戲票。久違了的 F 先生啊!

至於閱讀嘛,近來看的是 Antonia Fraser 的 “Mary Queen of Scots”,剛剛談到 Mary 嫁給擁有英格蘭和蘇格蘭皇族血統的 Henry Lord Darnley,還有好一大段路要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