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工中

我覺得自己有點想崩潰的衝動。很想尖叫很想抓狂,但最終可行而且可以做的只有在洗澡時困著自己大聲的歌唱﹝特別推薦一定是彭羚的《完全因你》,因為可以順道練高音領域……﹞

做 case report 1+1﹝原因嘛--由於上星期那個被打回頭兩次,所以要再次 update 然後同時寫下這星期的功課﹞到差不多凌晨二時仍不自覺,明天又要 case presentation 了。

原來,盧巧音的《天佑我們》某程度上有著激勵作用﹝雖然有時候不大認同內裏的歌詞﹞。

Adrenaline 升得這麼高,雖然很想睡,不曉得還能入睡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