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淫在玫瑰戰爭的世界

這陣子又開始看小說--無他的,純粹是因為 Philippa Gregory 的 “The White Princess” 終於出版了。(剛發現自己亞馬遜得金紀錄,原來早在大半年前已經 Pre-order 這書!)不過只看了前半部,角色設定了 Elizabeth of York 是 Richard III 的戀人而她一直未能忘情,Henry VII 則對她予以敵視,看得令人難過不已。而我又喜歡睡前看幾回,結果老是睡不好。

又剛巧 BBC 有一齣以 Philippa Gregory 的 The Cousins’ War 系列為藍本的電視劇 “The White Queen” 上映(雖然這個系列我只讀過 “The Kingmaker’s Daughter”……),所以近來滿腦子都是 The War of the Roses 的人物!難得嘛,還要找個俊俏的年輕人演賣飛佛皇上(沒有駝背沒有長短手沒有「一看出來便是奸的」典型都鐸王朝形容的 Richard 實在令人感動),看得令人滿心歡喜。

更開心的是 BBC Two 有一個由 Philippa Gregory 主持的有關節目介紹 Elizabeth Woodville, Anne Neville 和 Margaret Beaufort 這三位主要的歷史人物,看見不少熟悉作者的名字--如 Sarah Gristwood, Lisa Hilton, Amy Licence, Michael Jones, Anthony Pollard 等等--實在令人愉快不已!(最後竟然發現還有 Michael Hicks 作這節目的幕後顧問呢!)不過,這節目有太明顯 Philippa Gregory 的個人色彩,若當故事看就好,別當是歷史節目便行……

小王子的命名

威廉王子夫婦喜獲麟兒,報導說英國民眾紛紛投注競猜小王子的名字,以 James 為暫時大熱門。

不過既然這位剛誕生的是第三皇位繼承人,要改名字也應該先想想擁有同樣名字的上一任皇帝吧。

君不見自中世紀以來已經沒有名喚 John 或 Richard 的皇太子了嗎?

James 是 House of Stuart 常用的王子名字,但 James II 在光榮革命後流亡海外,兒子也失去繼承權,理應不會再以此命名才是。

William 是小王子父親的名字,著名的有 William the Conqueror,不過近期名喚 William 的皇帝也就是 William IV 只是皇帝的三子,也許並非一時之選(據說當年 Charles 和 Diana 也對長子命名爭論許久)。

至於 Charles,雖說 Charles I 曾被推翻,但 Charles II 能夠「撥亂反正」重建皇室,加上小王子祖父也叫 Charles,亦算可能之選。

Edward 和 Henry 是常用王子名字,不過一個 Edward VIII 不愛江山愛美人,一個 Henry VIII 以娶妻離婚殺妻聞名,應該機會不大吧!

反而 George 是最正常不過的選擇,反正自 House of Hanover 以來已有六個名叫 George 的君主了,上一任的 George VI 更是英女皇 Elizabeth II 的父親。

話說回來,既然原本名叫 Albert 的 George VI 也能在即位後更名(據說是為了安撫民心,減低因 Edward VIII 去位而引起的動盪而以「繼 George V 而來」為由改名,而且傳說 Albert 這名字也因帶有德國色彩而不太受歡迎),小王子現在的名字其實可能也已非重點了。

他的最後歸宿

終於確認了。

那天收到 R III Society 的電郵說有 Press Conference 便知道應該是個重大的消息,想不到竟然真的很大可能找到了皇上。

他是死於戰役的沒錯,所以頭部有多處傷痕;他有身體缺陷,結果找到了脊柱側彎的證據;連 DNA 和 Carbon Dating 也大約符合了。

結果嘛,可能是讓這一代帝王戰將有一個適合他的棲身之所吧!(最大機會是 Leicester Cathedral,雖然他本人想葬在 York Minster,皇后則在 Westminster Abbey,總不能繼續葬在車場下吧!)

給自己的生日禮物

上一次談及過的「給自己的生日禮物」,如今終於可以說出來了。

就是這個:

季報有關於那個年代的不同研究成果,又有專門的書籍可供代購;可惜我不在英國,不然能參與一年一度 Fieldtrip 那該有多好!

愈來愈發現我對賣非佛皇上真的有著相當不可思議的偏愛,所以,明明不太喜歡讀宮廷小說(無它的,純粹對作者老是以現代人角度筆觸寫幾百年前的人的對白感覺不佳而已),卻是對 Philippa Gregory 最新著作 “The Kingmaker’s Daughter” 愛不釋手。雖然明知道他和皇后的故事終歸是個悲劇(皇后因為唯一的兒子病逝而在二十八歲那年鬱鬱而終,還是有人會相信皇后是被他毒死的?),但還是為他們(雖夾雜著爭權的利益)遲來的婚事而感動--明明他們是「青梅竹馬」的嘛。

南宋的幾位后妃

老實說,現在少看電視劇集,也許只會為了連座騎也欠缺的劉關張三人、為數只有十幾個的曹營追兵和二十隻 CG 效果繪畫而成的草船而笑。不過,看到準備上畫的《造王者》,請容我回想一下史書上的歷史如何述說。

本來嘛,宋寧宗的兒子都死掉了嘛……(又來了,看電視劇集不用太認真吧!)

宋寧宗名叫趙擴,是宋光宗趙惇的次子。光宗身體不好,在朝也沒甚麼建樹,唯一記得的,是他那位強悍善妒的妻子、名喚鳳娘的李皇后。她的「豐功偉跡」嘛,包括曾因光宗對宮女的一雙手予以讚美而把宮女的手砍下來送給光宗,趁光宗外出參加祭典殺掉了他寵愛的黃貴妃,又因當時仍為太上皇的孝宗遲遲不答應讓李鳳娘之子為太子而離間孝宗、光宗父子,以致兩人數年不見,光宗甚至不願為孝宗服喪。

宋寧宗雖沒其父昏庸,可是南宋積弱已非一朝一夕之事,他也無力回天。而寧宗雖然嬪妃眾多,可是誕下的皇子皆一一夭折,寧宗只好選立其堂弟沂王之子貴和為太子,又以榮王希瓐之子貴誠為皇子。可是由於貴和一向不滿宰相史彌遠專權,致使史彌遠在寧宗死後與楊皇后合謀廢掉太子,以趙貴誠繼位,是為宋理宗。

這位楊皇后也有段故事:話說宋寧宗的正宮皇后韓氏於慶元六年(公元一二零零年)病逝,致使后位虛懸。當時後宮有楊貴妃和曹美人較得寵,外戚韓侘胄建議立曹美人為后,但左丞相謝深甫卻主張立楊氏,結果楊氏成為皇后,於是對謝深甫充滿感激之情。在理宗即位後,已為太后的楊氏為報恩,建議於謝深甫後裔中選立一位未婚女為皇后。可是當時謝氏族中只有皮膚黝黑、有眼疾的謝道清仍待字閨中。楊太后以謝道清端莊有禮堅持讓她正位中宮,但年少氣盛的宋理宗卻只會貪圖美色,先是寵愛賈貴妃(也就是權臣賈似道之姊),晚年又寵幸閰貴妃,謝皇后雖是六宮之主,卻不得皇帝歡心。這位謝皇后,也就是後來的太皇太后,結果於蒙古軍南侵時率眾投降,故有「侍臣已寫歸降表,臣妾簽名謝道清」的諷刺詩句。

何須認真?

昨夜 F 先生加班開會,一人在家,埋首編織同時又想看看電視,剛好看到某台播放電影《妃子笑》,看到有些還算熟悉的臉孔如 2R 和蕭正楠等等,正好用以消磨時間。

聽說,這齣是「古裝喜劇」。

內容大概說一班美人進宮,為了妃位勾心鬥角誣陷不斷(可能那時候《金枝慾孽》熱潮還未過吧!),原本情同姊妹的兩人亦因而反目成仇。最後一人得以冊封為德妃,還不可一世地侮辱從前被鬥敗的美人和失寵的妃子,可是這新晉妃子還沒跟皇帝圓房,皇帝卻竟先一步駕崩。新冊妃位的那位因被迫飲鴆自盡,於是伺機逃走,最終由當日被陷害的姊妹救走云云。

虛構的故事背景是明朝弘治年間,在位的那位皇帝明孝宗朱祐樘是出了名的專一皇帝,一生只娶張皇后一人。原因嘛,有指孝宗心愛張皇后不願他娶,有說張皇后強勢而孝宗懼內,也有說因為孝宗的親生母親紀淑妃是被萬貴妃迫害致死的,看盡宮廷鬥爭的皇帝決定只娶一人免卻煩惱。要選妃,似乎也是不可能的事。

而且,明朝確有殉葬制度,但止於成化年間。明英宗朱祁鎮病亡前立遺詔停用活人殉葬,使其多年無甚政績的統治依然能留下一些值得稱許的明策。(至於孝宗嘛,他是英宗的孫兒啊!)

故事裡那位德妃的故事,令我想起為明宣宗朱瞻基殉葬的宮嬪郭愛。郭氏於宣德十年被選入宮中,不到二月皇帝便已仙遊。郭氏被選為殉葬十人之一,臨死前寫下絕命詞曰:「修短有數兮,不足較也。生而如夢兮,死則覺也。先吾親而歸兮,慚予之 失孝也。心悽悽而不能已兮,是則可悼也。」死後十人皆獲追封,冊文寫有「茲委身而蹈義,隨龍馭以上賓,宜薦徽稱,用彰節行。」可惜耶,美人全都死掉了,稱讚還有甚麼意思呢?

有關後宮的故事

F 先生問我是否真的有龐太師此人,還有個女兒龐妃云云。

宋仁宗後宮妃嬪眾多,沒有龐妃,張妃倒有一個,專寵程度足可媲美。

話說這位張妃之父張堯封原為進士,可惜英年早逝。張妃母親錢氏本想托孤於堯封之弟張堯佐,可是堯佐以遷官於蜀地,路途遙遠而推辭。幼失怙恃的張妃最後給接進宮中,於楊太妃宮中長大。後來長得亭亭玉立的張氏因善於逢迎,因而獲得仁宗寵幸,由清河郡君累進至才人以至修媛。不過張妃卻在此時病倒,於是向仁宗請求:「臣妾薄命,不能承受如此恩寵,請將臣妾降為美人吧!」這一招以退為進,張氏的名份雖然稍低,皇帝的寵愛卻絲毫未減,後來更晉封貴妃,比正宮皇后曹氏勢力更大。張氏由於專寵後宮,更曾藉仁宗的厚愛而請求重用其叔堯佐,即使堯佐庸碌無能亦能位列重臣。

不過張妃雖然得寵,可惜享年不永,才三十一歲便撒手人寰。張妃死後,仁宗不顧曹后仍然在生,追尊張氏為溫成皇后。

《清宮詞》其中一首有云「溫成貴寵傷盤水,天語親褒有孝全」用的正是張氏專寵的典故,至於「孝全」嘛,也就是近來劇集《萬凰之王》宣萱飾演的全妃鈕祜祿氏。

話說回來,今天皇太后說的「以魚毒殺小王子」的故事,明明說的就是傳說中孝全成皇后意圖謀害靜妃(就是那個妖媚的靜貴人博爾濟吉特氏~)所生的皇六子奕訢啊!怎麼會變成孝和睿皇后呢?

還想說的是,明明孝慎成皇后佟佳氏只誕育一位公主,而靜妃所生的三個皇子中,其中兩人名為奕綱及奕繼,都比孝全皇后唯一的孩子奕(言宁)早出生,怎麼如今竟變成皇后、皇貴妃相繼懷孕的故事?

而且,跟孝全成皇后一起懷孕的,本應是祥妃鈕祜祿氏,有說皇后雖然得寵亦身懷六甲,但當時道光皇帝的三個兒子相繼病逝,膝下猶虛,極渴望得到兒子,可是皇后亦得知祥妃較早懷胎,為免祥妃率先誕下兒子令皇帝注目,於是用催生藥使兒子提早出生,結果皇后的兒子皇四子奕(言宁)於道光十一年六月初九出生,祥妃之子皇五子奕(言宗)則生於六月十五,事實上道光皇帝在這兩位皇子之間的確較重視皇四子,但他最鍾愛的卻是較後出生、聰敏的皇六子奕訢。傳說又指,因為皇四子是早產兒,身體一直不佳,結果英年早逝。

又來紀念日

當我又再一次墮進失聲的惶恐之中時,忽然想起,今天是皇上駕崩五百二十六周年紀念啊!

雖然他已經去世多年,遺骨在何方也無從確認(說了這麼多年,還沒親自到 Bosworth Field 憑弔啊!),不過,這位人兄之身故正正標示著玫瑰戰爭的終結(和都鐸王朝的開端)啊!

老實說,骨子裡的我確實是個 Ricardian 啊!

「不雞肋」的書展節目

我知道我說過很多次不再去書展了--即使沒有動漫迷的刀光劍影和o靚模們的爭妍鬥麗(先此聲明我沒有對動漫迷或o靚模們有任何不滿,只是書展的主角理應是書本吧我想),書展本身也變得乏味。

不過今年竟然邀請了 David Starkey(和其他三位講者,不過我壓根兒忘了是誰……)開講座耶!

老實說,認識我的人應該知道我對英格蘭歷史的喜愛,始於「肥叔叔」那六位妻子,而對我影響尤深的,除了 Antonia Fraser 的著作 “The Six Wives of Henry VIII” 外,便是那齣譯名為《風流皇帝亨利八世》的片集,而負責旁述及資料提供的,也就是 David Starkey 了。(後來他還在 “Elizabeth” 和三輯 “Monarchy” 當主持……我可是收藏了不少他主持的節目 DVD 的啊!)當然他的著作我也讀過不少,不過倒是那本 “The Six Wives of Henry VIII” 仍舊在 Kindle 裡未完成。

可惜講座設於星期三,即使這講座在黃昏舉辦也好,仍舊在遙遠的大西北工作的我就算下班後也很難趕及啊!

唯有說服自己,人家這次的主題不是說都鐸王朝的歷史,損失也不是太大吧!

(不過嘛,我真的很欣賞他啊!)

王子的冗長名字

恭賀王子娶得美人歸,衷心希望他們能快樂終老啊!

看了很多次宣誓重播,老實說,真的不明白為甚麼王子的名字總是那麼長(威廉王子說 “I, William Arthur Philip Louis”,其實除了 William 外他所擁有的其他名字何時才會用呢?)於是無聊的我又去翻閱 “Britain’s Royal Families: The Complete Genealogy”,明明在 House of Tudor 王子公主的名字也不是太長,到 House of Stuart 開始用雙名字(James I 的長子是 Henry Frederick;Charles I 的女兒、William III 的母親是 Mary Henrietta),然後 James II 為那位引致滿城風雨的兒子命名為 James Francis Edward;結果到了 House of Hanover 時候,Queen Victoria 的長女已經變成 Victoria Adelaide Mary Louise 了。

現代的皇室成員的名字至少也有三個名字:

  • 英女皇是 Elizabeth Alexandra Mary
  • 查理斯王子是 Charles Philip Arthur George
  • 安妮公主是 Anne Elizabeth Alice Louise
  • 安德魯王子是 Andrew Albert Christian Edward
  • 愛德華王子是 Edward Antony Richard Louis
  • 哈里王子是 Henry Charles Albert David

不過最後繼位用的,又未必是繼承人的 First Name 啊!例如 Elizabeth II 的父親原本名叫 Albert(Colin Firth 在 “The King’s Speech” 就是叫 Bertie 的啊!),但繼位時為了承繼父親 George V 的志業(某程度上是顯示避免延續兄長 Edward VIII 為了迎娶 Mrs Simpson 帶來的政治風波),又有說 Albert 這名字有德意志色彩(”Albert” 這名字源自其曾祖父 Albert of Saxe-Coburg-Gotha,亦即 Queen Victoria 的丈夫)所以不想在二戰時讓人民側目(就像 George V 把王室改為 House of Windsor 般的象徵意義),所以登上皇位後名字更改為 George VI。想起來也就像新任教宗要改一個承先啟後的名字吧!

BTW,本來我說今次又有機會去西敏寺朝聖,我家 F 先生竟然說「不是只埋了很多骨頭嗎?」唉……

P.S. 聽到陶傑說事頭婆的衣著「略嫌似隻香蕉」,實在很搞笑;又,究竟 Prince Philip 有沒有在婚禮上打瞌睡呢?(明明有開賭盤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