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讀《花蕙》

看到林燕妮在壹仔寫《花蕙》一書的由來,便不期然讓我想起過去的種種。

第一次讀《花蕙》這部小說,是在《明報》的連載,那年還是小學五、六年級吧!對於文字的狂熱讓我把整份副刊讀得津津有味,除了林燕妮的小說,還有嚴沁的《振翅高飛》、初寫小說的張小嫻的《麵包樹上的女人》和當時只寫短篇的深雪,想起來小學生怎麼會看得懂這些故事呢?還只是囫圇吞棗而已。

《花蕙》這篇小說是寫花蕙和張君略這對有情人無法結合,最終君略另娶卻與花蕙難捨難離,君略的妻子雅儀卻不是個簡單人物,向以純真的外表欺騙世人,而花蕙身邊又出現榮這個裙下之臣;兜兜轉轉之後,花蕙成了君略兒子的幼稚園老師,而雅儀在忌妒之下駕車打算撞傷花蕙卻意外掉下山坡身亡。思想簡單的我那時候還跟媽媽說,覺得雅儀心機深沉,老是想破壞花蕙和君略的感情,媽媽卻回以一句「張君略是已婚之人,花蕙才是破壞二人婚姻的人啊!」

花蕙和君略是有情人,可是君略身為富家子,出身貧戶的花蕙不願拖累他所以拒絕婚事,他只好另娶雅儀,卻又在婚後處處顯出舊情未忘,無論是對花蕙還是雅儀,張君略也是個負心人--作為戀人為了家族壓力而另擇婚事,作為丈夫思想上卻又對妻子不忠?雖說花蕙的心結是始作俑者,可是他的不負責任看得令人牙癢癢的。雅儀雖是深藏不露,可是她畢竟是錯誤婚姻下的受害者,也怪可憐的。

最無辜的應該算是榮了,對花蕙情深一往,最終還是敵不過張君略的舊情;還有君略和雅儀的三個孩子,幼失怙恃,即使生在富家也是可憐孩子啊!

讀過不少林燕妮的小說,最印象深刻也算是這部了。

P.S. 正如林燕妮在專欄中談及,《花蕙》已經「絕版」了,因為版權仍是屬於博益的……

“Eleanor, the Secret Queen”

Eleanor, the Secret Queen: The Woman Who Put Richard III on the Throne因為之前在亞馬遜得金買東西,所以隔一陣子總會有些廣告信件根據讀者的喜好而作新書介紹。今天的發現是:有本即將出版的 “Eleanor, the Secret Queen: The Woman Who Put Richard III on the Throne“。而當我還在細想是哪個 Eleanor 時(印象中英格蘭歷史只有三位名喚 Eleanor 的皇后,包括 Henry II 的皇后 Eleanor of Aquitaine、Henry III 的皇后 Eleanor of Provence 和 Edward I 的皇后 Eleanor of Castile),卻倏地想起書名所說的應該是 Eleanor Butler--那個曾經與 Edward IV 有過一段霧水姻緣的女子。

Eleanor Butler 是否名正言順的皇后實在見仁見智。據說當年 Edward IV 看上了新寡的 Eleanor Butler,請求她當他的情婦,但 Eleanor 拒絕了偷偷摸摸的肉體關係,於是 Edward IV 只好決定跟她秘密結婚。同樣的故事在三年多後再次上映,男主角依舊是 Edward IV,但 Eleanor Butler 早已被遺棄,新婦換上了據稱是「全英格蘭最漂亮的女人」的 Elizabeht Wydeville--她也是個寡婦,亡夫正是隸屬與 Edward IV 相對派系的 Sir John Grey。後來,Elizabeth 為 Edward IV 誕下十名兒女,而 Edward IV 繼續在女人堆中尋找他的獵物。

……這些,甚實都只是「據說」。

Eleanor Butler 這個名字終 Edward IV 一朝一直寂寂無名,她本人亦於 1468 年病逝,卻在 Edward IV 死後他們的所謂霧水情緣卻首次被人談及(當然後來輿論間又換上了另一位 Elizabeth Lucy,總之就是要說 Edward IV 之前多多風流帳,每次也以婚約作餌--誰不想當皇后呢其實……),皆因若她確曾與 Edward IV 秘密成婚,那麼當朝的太子殿下 Edward V 以及他的小弟和姊妹們便成了私生子女,頓時失去了繼承皇位的資格,最大得益者,當然是 Edward IV 唯一的幼弟 Richard Duke of Gloucester。(說到底還是與 Richard III 有關,唉……)

當然,Eleanor Butler 這段情史孰真孰假,可能已經無從稽考。但略讀了這書的介紹,恐怕是打算認同 Edward IV 確實曾和 Eleanor 有過婚姻,而 Richard III 的確是名正言順的皇位繼承人了。

P.S. 看見新書當然又想據為己有,不過近來很窮困,加上之前那本 “Richard III: The Maligned King” 還沒開始讀耶……

進度緩慢

再看一次我的 Checklist,Tutorial 功課寫好了(不過有點不知所云),工作上的 Presentation 已被 K.O. 了,而學科的 Presentation 是明天,三張 Term Paper 原封不動;至於二胡嘛,又有新功課了。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後天開始放大假。

反而因為 on call 時沒有駕車上班把 “Arbella” 進度推前至最後七十頁--話說苦命鴛鴦 William Seymour 和 Arbella Stuart 秘密結婚惹怒了 James I,於是把他們分別囚禁;本來 Arbella 即將轉移至 Durham 繼續囚禁,可是她以患病為由延遲起程,實質卻是暗地計劃逃亡。William 從 Tower of London 逃走,成功踏足歐洲大陸,反而 Arbella 自英格蘭北方逃避,最終在踏足 Calais 前被 James I 的手下發現。自此以後兩夫妻不曾再見……

Arbella 一直寄望找個好歸宿,在嫁給 William Seymour 後急不及待在信件裡自稱 Arbella Seymour(典型的「你的名字我的姓氏」)--平時她只會懶惰得寫 A.S. (Arbella Stuart) 就算了--可惜她的身份特殊,丈夫同樣是擁有皇族血統的第六皇位繼承人,難怪 James I 如此勃然大怒了。不過這人也真是的,即使 Arbella 曾經是皇位候選者之一,也不致因為她是他的堂妹故意不讓她懷上孩子所以不為她安排婚事打算讓她孤獨終老吧!結果呢,她選擇了秘密結婚一途,還找上了他最不希望的皇室宗親……其實,也算是 James I 自找的吧!

至於他們兩人為甚麼會有皇族血統嘛,簡單點說,Arbella Stuart 是 Henry VIII 長姊 Margaret Tudor 第二段婚姻誕下的女兒 Margaret Douglas 的孫女,而 William Seymour 則是 Henry VIII 妹妹 Mary Tudor 孫女 Catherine Grey(也就是 Lady Jane Grey 的妹妹) 的孫兒……所以都是皇位繼承人啊!

巧合的是,當年 Catherine Grey 也是因為與 Edward Seymour 秘密成婚而惹怒 Elizabeth I 被囚於 Tower of London,不過 Catherine 當時已懷有身孕,後來更誕下兩名兒子,而 Arbella 終究沒有為 William Seymour 誕下一兒半女。

My Dearest Derbyshire

看到今期壹仔 Book A 竟然介紹英國打比郡,滿心歡喜的先翻看,怎知原來要說的是應節的「鬼屋」……唉,應該明白雜誌要說的永遠和我想像的有一段距離,我心儀的可是屬於達西先生那個 Derbyshire 啊!(沒有 Bakewell Pudding 沒有 Chatsworth 沒有 Buxton 溫泉沒有 Stanage Edge,很失落耶!)

還是找回照片懷念一下才好。

(也可以找德朵夫人的新書一看)

***

又是 Show time……

英磅低迷,心思思又去逛亞馬遜得金,看到有關長期「賣飛佛」His Majesty 的新書上架,加上有關另一愛好--都鐸家的博林皇后--的電視劇 “The Tudors” 第二輯以及號稱反轉 P&P 的 “Lost in Austen” 的 DVD 終於上市,於是決定拍版。(還有被 Jonathan Rhys Meyers 美化了的 Henry VIII、「疑似倫敦塔小王子」的 Perkin Warbeck 和傳說中 Porphyria 病患者的 George III 的兒女……)

Arbella Stuart 的悲劇

Elizabeth I 一生未婚,結果不少人覬覦她的皇位蠢蠢欲動,除了聞名後世的 Mary Queen of Scots 外,還有真正的繼承人  James VI 和他那位可憐的堂妹 Arbella Stuart。

Arbella: England's Lost Queen近來讀 “Arbella: England’s Lost Queen” 不免感到無奈,緣由當然是她命途多舛吧!Arbella 是 James VI 的叔父 Charles Stuart 和 Bess of Hardwick 長女 Elizabeth Cavendish 的唯一女兒;年幼時雙親早喪,一直在 Bess of Hardwick 護蔭下長大。她的特殊身份與血統(Mary Queen of Scots 的姪女,King James VI 的堂妹)令她不免成為 Elizabeth I 的可能繼承人之一。但 Elizabeth 熱衷於模稜兩可的態度,又不願為 Arbella 指婚,結果令她即使已屆「高齡」二十七依然待字閨中。她的另類待遇使她飽受壓力,甚至虛構願意為她謀反的追求者、絕食以求取自由,又寫下不少無法理解的信件,甚至意圖急請 Edward Seymour 千里迢迢來到 Hardwick 向她求婚(當然 Seymour 家族身為女皇的半個仇家--是 Seymour 家的女兒把 Elizabeth I 的母親 Anne Boleyn 趕下台階--也是自身難保吧!),以致自小照顧她的 Bess 也無法忍受,希望 Elizabeth I 能為 Arbella 另覓居所。

當然她的不穩定情緒也讓人聯想起她的伯娘 Mary Queen of Scots 和堂兄的後裔 George III,皆因他們都疑似患上紫質症 (Porphyria),有一段時間曾經瘋狂得不受控制。

故事說到這裡,我只能說,如果她不是擁有遙遠的皇家血統,可能她早已像當時的貴族女性般結婚生子,也不用為婚事而急抓狂了。

(Arbella Stuart 最終秘密下嫁 Edward Seymour 的弟弟 William--他同時也是 Henry VIII 妹妹 Mary Tudor 的後裔,所以亦有皇家血統--結果惹禍上身,被已繼承英格蘭皇位的堂兄 James VI 囚禁,終於在 1615 年死於倫敦塔)

“Rebel Queen”

Rebel Queen家裡有本 Jane Robins 的 “Rebel Queen”,我戀是斷斷續續在讀,偶然想起又來翻幾頁,不知何時才會讀畢。(題外話:原本我的 “Rebel Queen” 是大本 Paperback 版,是前年在英國旅遊臨離開時在 Heathrow Airport 購買的,不過後來有一次看電影時為了給康偷運汽水進場時濺濕而報銷的;後來的已經是小本 Paperback 了。)

“Rebel Queen” 說的是 Caroline of Brunswick 的故事,她是 George IV 的表妹--母親 Augusta 是 George III 的大姊,與 Charles Duke of Brunswick(封地應該在現今的德國)成婚。但眾所周知的是,當時 George IV 仍是 Prince of Wales 的身份,卻早已暗地迎娶了身為天主教徒的 Maria Fitzherbert(而 Maria Fitzherbert 同時已是兩嫁的寡婦)。當然,這段婚姻正好擊中皇室的「死穴」:天主教徒和寡婦;而 1701 年的 Act of Settlement 已說明若皇室成員迎娶天主教徒,將會失去繼承皇位的資格。幸而,1722 年的 Royal Marriages Act 「挽救」了 George IV,皆因 Royal Marriages Act 指明二十五歲以下皇室成員在沒有皇帝的同意下結婚是不合法的。後來由於 George IV 本人花費無道以致欠債累累,為了力爭增加國會同意給予的收入,他同意離棄 Mrs Fitzherbert 並與 Caroline of Brunswick 成婚。

當然這兩口子一開始便看對方不順眼:先不說 George IV 已是三十多歲的胖子了,Caroline 雖於皇族氛圍下生長,卻欠缺公主應有的矜持莊重,反而是直腸直肚沒有貴族氣質,不過多年來人們都喜歡 Caroline 多於 George--包括 Jane Austen 在內--可能是因為 George 還是比較糟糕吧!而貌合神離的兩人當然沒甚麼好結果,成婚不到幾天便分居了。想不到神奇地一夕懷孕,九個月後 Princess Charlotte 出生了,成為可悲夫妻唯一的孩子。

後來 Caroline 一直被 George 排擠在外,她在鬱鬱不得志下決心離開英國到歐洲生活遊歷,結果連 Charlotte 因難產而亡時她亦不在其身邊(Charlotte 的丈夫 Prince Leopold,同時是後來繼位的 Queen Victoria 的舅父)。

Caroline 在 George IV 喪父繼位時以皇后身份回到英國,George IV 卻千方百計攆走她,以她在國外與下屬私通為由,宣告婚姻無效。Caroline 當然不會善罷干休,擾攘一輪仍無法參與加冕典禮,三星期後 Caroline 卻因急病而亡,死因不明,遺體最終被送返 Brunswick 安葬。

當然這書我只讀到 Caroline 仍然身在歐洲的故事,說起來,她實在不適合困在宮殿裡當老成持重的英國皇后(她的丈夫 George 可是最想找到一個像這樣的妻子,從不過問他在外邊花天酒地的事情),在歐洲舞台反而如魚得水,找到她最渴望的理想生活,只是,身為一個依靠夫家財產生存的女人,若如 George IV 所願離婚,想必也無法過著這樣優遊自在的生活吧!

後記:George IV 一直未再娶妻,皇位由弟弟 William IV 繼承。William IV 與情婦早已誕育十名子女,與即位前不久才迎娶的年輕的 Queen Adelaide(澳洲的阿德萊德便是以她命名的)卻膝下猶虛,皇位最終傳予姪女 Queen Victoria。

《埃及豔后之夢》

我不太有興趣看推理小說,曾經讀過的也只限於英國的 Josephine Tey(當然是因為她有一本 “The Daughter of Time” 在為 Richard III「翻案」吧!話說回來,她一生只出版了八部作品,可是卻享譽盛名;但我從來沒法在香港的書店找到她的作品,只好在旅行時從台灣時搬了部份回來)和日本的森博嗣(像我這樣膚淺的人最初是為了封面精美吧!讀畢的也只限於犀川&萌繪系列,就是未開始瀨在丸紅子的部份)。昨天逛書店時看到恩田陸的《埃及豔后之夢》,初時還以為是推理,後來嘛,當然有點出入,結果不消一晚便讀完了。

說實在的,最初吸引我的正是書名裡的「埃及豔后」--曾幾何時我很喜歡這個敢作敢為的女子,與弟弟暨丈夫(古代的埃及托勒密王朝流行兄妹或姊弟通婚)為了權力鬥爭,不惜置之死地而後生,勾引羅馬的凱撒尋求協助,後來在凱撒死後又與羅馬大將安東尼成了一對,異想天開要建立包括羅馬與埃及幅員廣大的王國……不過看簡介也知道這書與「埃及豔后」扯不上關係吧!

主角神原惠彌表面上是為了把與教授發展師生婚外情的妹妹帶回東京,可是教授卻剛巧「意外身亡」,從而引出一段不為人知的故事。當然,表面上教授的妻子不願離婚以致婚外情拖拉多年,而且故事裡也有人是死掉了,又曾令讀者以為有「他殺」成份,可是實際上卻不是那麼回事(至於詳細情況嘛,不說了,有空可以一讀這書)。當然劇情的張力總是來自於「敵我難分」,連雙胞胎妹妹亦未能倖免,甚至我曾經懷疑神原惠彌其實就是「兇手」,致使最終讀畢全書恍然大悟時才會感到有鬆一口氣的感覺。

故事裡談及「藏匿」在民間的天花病毒,老是讓我想起因天花而身亡的 Mary II(她可是最受人愛戴的女皇呢!可惜因感染天花三十二歲便身亡,她臨終前把遺物處理以防止他人感染)和幾年前在報紙上看到有關 H2N2 病毒意外從實驗室寄出的故事

p.s. 還買了恩田陸的另一作品《迷宮 Maze》,聽說神原惠彌早在這本書便出現了。

成王敗寇

先此聲明:原諒我又一次談及他,希望大家別怪我沉悶。

Richard III「勝者為王,敗者為寇」,老話確實不假。

終於讀畢 Paul Murray Kendall 的 “Richard III”,從 Anobii 的紀錄發現這書我斷斷續續足足讀了一年多,相信與這本老書是至少五十年前的作品不無關係(上一次讀 Antonia Fraser 的 “Mary Queen of Scots” 也遇上相似瓶頸位,那是 1969 年成書的)。

Richard III 的人生與死後經歷充滿傳奇,單是他人生裡的頭三十年飾演忠心耿耿的臣弟與後兩年的篡位君主已經截然不同,其中又以他曾「殺害兩名侄兒」一事而招致身後罵名,可是,近年來部份研究指出,所謂「弒侄」一事其實從來未有確實的證據。

這個故事,其實有很多值得研究的地方。

先說說自 Tudor Dynasty 以來人民對 “The Princes in the Tower” 這故事的認知:

Edward IV 死後,原應由其長子 Edward V 繼位,其弟 Richard Duke of Gloucester 為輔政王;可是 Richard 卻遺背兄長意願,以 Edward V 父母的婚姻不合法為由排除其繼位資格,自立為王,是為 Richard III。當時 Edward V 和唯一的弟弟 Richard Duke of York(兩兄弟還有幾個姊妹,包括後來成為 Henry VII 皇后的 Elizabeth of York)被 Richard III 幽禁於 Tower of London,後來更不知所蹤,有指是被 Richard III 派人殺害。Edward IV 的遺孀 Elizabeth Wydeville 知道兒子被殺,於是答允屬於對立家族 House of Lancaster(兩大家族 Lancaster 和 York 為了王位爭奪歷時三十年,稱為玫瑰戰爭)的 Henry Tudor 迎娶其長女的請求,以求重回權力核心。後來 Henry VII 起兵叛亂,於 Battle of Bosworth 殺掉了「惡名昭彰」的 Richard III,Henry Tudor 被擁立為王,是為 Henry VII,如約迎娶了 Elizabeth of York,終結了玫瑰戰爭。

故事說起來好像很合理,可是枝節上卻錯漏百出;就只說其中幾個令人難明之處:

  1. 雖說 Richard III 一直認為 Edward V 兩兄弟是私生子,可是他們終歸是兄長 Edward IV 的親生骨肉,即使兩人對王位存在威脅,Richard III 諒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諱下令殺害兩兄弟以喪失天下人對他的信任吧--他的繼位已令不少人存在疑惑憂慮,再加一條「弒害前度儲君/手無寸鐵的侄兒」的罪名恐怕難以杜天下悠悠眾口。
  2. Elizabeth Wydeville 在得悉長子被 Richard III 脅持時,立刻帶同 Richard Duke of York 和其餘女兒避至 Westminster 的 Sanctuary,她知道 Richard 可能會篡位不太稀奇,但如果她認為 Richard III 會殺害她的兩個兒子,怎會在 Richard III 的巧言令色(以 Edward V 即將繼位需要幼弟陪同為由)後答應將 Richard Duke of York 交出?Richard III 即位後 Elizabeth Wydeville 曾答應與 Henry Tudor 聯姻,卻無端在第二年與 Richard III 談和,不僅與女兒們離開躲避年多的 Sanctuary,還親自寫信給流亡海外、與前夫所生的兒子 Thomas Grey(封爵為Marquess of Dorset)離開 Tudor 的團隊回國。如果 Richard III 確實是她的殺子仇人,哪有這樣「和解」的道理?
  3. Henry VII 繼位後,曾經細數 Richard III 的各項罪狀,卻不包括弒侄一事;這樣「嚴重」的罪行,以 Henry VII 那麼懂得運用輿論壓力的性格(他延遲了 Elizabeth of York 的冊封時間以顯示王位非因「與公主結婚」而來,又讓 Elizabeth of York 在古都 Winchester 誕育長子,更為兒子命名為 Arthur 以示正統)何以會放棄這樣整死 Richard III 的黃金機會?
  4. 最詭異的是,Elizabeth Wydeville 的親人竟然在 Henry VII 在位期間支持 Perkin Warbeck(自稱為從 Tower of London 逃離的 Richard Duke of York,也就是 Elizabeth Wydeville 的兒子)的叛亂,Elizabeth 本人的長女正正是當朝正宮皇后啊!難道要為了一個血統不對的 Pretender 而拉女兒女婿下馬嗎?

還有更多形形色色的例子,不詳盡說了。

當然我不是說「不是 Richard III 殺的,兇手其實是 Henry VII」或「其實 Richard Duke of York 沒死,後來的 Perkin Warbeck 就是他」,皆因有太多未能甚至是不可能釐清的疑團--例如說究竟 1674 年在 White Tower 找到的骸骨是否屬於兩名小王子(連現今常用的 C14 dating 也不可能分辨出準確至一年內的死亡時間),即使那是如假包換的小王子,那他們的死亡原因如何也是個謎--加上 Tudor 王朝的人們包括著名的 Sir Thomas More 和 Shakespeare 多年來喜愛「加鹽加醋」,這宗無頭公案恐怕會是永遠的懸案了。

不過最讓人氣結的是:成王敗寇確實不可能避免,可是「以人家的外貌貶損」(多年來 Richard III 被形容為在母胎逾兩年、出生時已有牙齒、駝背、高低肩、走路一拐一拐的殘廢)好像不是君子所為啊!尤其是這些形容甚至未必是真實歷史人物的寫照……

相關篇章:

題外話,以前總覺得傳言指「Richard III 打算迎娶親姪女 Elizabeth of York」很變態,後來讀 “Mary Tudor” 時才發現當年 Henry VIII 由於只有 Mary 一個女兒,曾想把她嫁給「他本人與 Elizabeth Blount 所生的私生子 Henry FitzRoy」,果然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長氣袋

遊走台北三天回來,掃貨還是成了首要目的;雖然找不到心目中的絕版散文(我也不曉得為甚麼連張曼娟也那麼難找)和新劇 DVD,反而額外得著是鹽野七生的《羅馬人的故事》最終回(還看到三民書店特地而設的攤位呢!)、不少簡媜的散文和《凡爾賽玫瑰》番外篇。

回到香港,唯一令我側目的是,為甚麼人們可以在機場快線的車廂「靜音區」內高談闊論而不覺得有問題?是大家不懂中英文「靜音」的意思還是我太敏感?

回家代表假期即將終結,唉!

***

在台北逛書店後益發覺得書展如雞肋般「食之無味」,雖然上星期還是忍不住去逛了一圈,只是收穫不多,而且擠擁程度嚇人,連略加翻書選擇也是奢侈,想找的台灣出版社連影兒也沒有;結果除了一心想買的舊小說和 DVD 以及訂閱了明月外沒能找到甚麼特別的東西,不到兩小時便決定打道回府。

下年還是不要去了。記得啊!

***

臨走前看了《赤壁》,有點遲了。可是還是想奉勸一句,切忌看了壹仔評語去看,因為總是會想起那些抵死評價如(請反白觀看)人造衛星二五鴿、步兵關公、還珠格格上身的孫小姐等等。

但最印象深刻還是覺得諸葛先生為甚麼要「情深款款」的看著吳侯,然後再向其妹搭訕呢?(不過根據康的推論,既然孫小姐那樣不喜歡劉豫州,下集可能是想說諸葛先生用了《銀樓金粉》老爺和大奶奶欺騙三奶奶入門那一招……)

而且,周氏夫婦那場親熱戲,好像有點多餘了。

英格蘭的 “Kings and Queens” 與我

執拾家裡的雜物時,發現了這本被遺留在書房角落的 “The Kings and Queens of England”(究竟是甚麼時候買的呢?呵呵呵,忘了……),很漂亮的冊子,印制精美……

話說回來,我對這些 Kings and Queens 書籍選擇的準則,多是由讀一遍 Richard III 那一章來決定。手上這本,雖然內容不算詳細,可是卻有不錯的年表和 Middleham Castle 的圖片,(應該是)正因如此才會帶回來的吧!

再搜羅一下家裡其餘的 Kings and Queens [1],確實有點嚇人。

(由上而下介紹)

  1. “Britain’s Royal Families”: Alison Weir 的著作,當然把它貿然劃分為 Kings and Queens 系列也有點武斷,皆因它寫的不只是 Kings and Queens in Britain,還有其配偶和幾代後裔……
  2. “The Kings and Queens of England”: 圖畫比較少,像篇章般把歷朝皇帝的故事敘述一遍。
  3. “Sex lives of the Kings and Queens of England”: 嚴格來說這本其實也不算是 Kings and Queens,因為它說的是當權者的「性生活」啊!
  4. “The Kings and Queens of England”: 就是在 NPG 買的那本,貪的是內裡有齊全的 NPG 收藏的宮廷畫像的照片。
  5. “Kings, Queens, Bones & Bastards”: 除了 Kings and Queens 外,還有各人的下葬之處,和沒被正史記錄的情婦和私生子名單一覽。
  6. “Kings and Queens”: 應該是我的第一本有關英國的 Kings and Queens,特別之處在於它不是根據年代排列,而是以名字分類,所以若不知道該皇帝是哪個時代翻這本會方便多了。
  7. “The Lives of the Kings and Queens of England”: 從 Amazon.com 訂購回來的,文字圖畫兼備,畫冊來說算挺厚的一本。
  8. “The Kings and Queens of England”: 就是上圖那本。
  9. “Kings and Queens”: 在 Windsor Castle 看到有大特價捧回來了,曾經跟著我和 Backpack 從 Windsor 走到 Edinburgh,很重耶。

不敢點算有關中國宮廷的,因為應該會更嚇人。

[1] 有關英國皇室叢書的 Kings and Queens 多只包括皇帝與女皇,其以 “Prince Consort” 或 “Queen Consort” 在位的配偶則不包括在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