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顏禍水」──趙飛燕、趙合德

談及趙飛燕,人們總會想到她是個身輕如燕的美人,傳說她以掌上舞而聞名於世,又說漢成帝曾在大風起的日子抓緊飛燕,恐怕她因身子輕盈而被風捲走云云……當然這都是傳聞而已。

趙飛燕原名叫趙宜主,出身寒微,父親趙臨是個官奴。她長大後被編到陽阿公主府作婢女,公主見她美貌出眾,體態輕盈,便讓她當舞姬,在公主府學習歌唱與跳舞。飛燕對歌舞很有天份,不久便在眾舞姬中脫穎而出,公主因而為她更名飛燕。

一日,漢成帝劉驁帶著富平侯張放等人微服出宮,自稱張放的家人,曰張公子。他來到陽阿公主的府上,公主見皇帝親臨,自是設下盛宴招待,又命府中舞姬為成帝表演歌舞助興。成帝看見眾歌姬中最突出的趙飛燕,眼前一亮,對她傾心不已,於是便把飛燕召入宮,並封為婕妤。

自進宮後,飛燕獲得了成帝的專寵,致使曾經一度獲寵的許皇后和班婕妤都被冷落了。許皇后和班婕妤皆是知書識禮的大家閨秀,尤其是班婕妤,她曾經拒絕與成帝同輦,理由是有為的君主身邊該是一眾賢臣,只有昏君才以妃嬪相伴。因此太后王政君亦曾稱譽她為「當代的樊姬」──樊姬是楚莊王的夫人,不但賢良淑德,還向莊王舉薦孫叔敖,使楚國得以強盛,稱霸中原。

趙飛燕雖得成帝專寵,許皇后、班婕妤在宮中的地位卻絲毫未能動搖,於是她向成帝推薦了更年輕美貌的妹妹趙合德,以作為宮中的依靠。趙合德亦被封為婕妤,與姐姐同享成帝恩寵。同時又向成帝誣告許皇后連同其姊許謁施巫蠱之術,以詛咒已有身孕的王美人及大司馬大將軍王鳳,連班婕妤亦牽涉其中。成帝哪堛器D這是趙氏姊妹的陰謀,便二話不說廢掉許皇后,還親自審問班婕妤,但她寧死不屈,拒絕承認曾謀害王美人及王鳳。她還說:「所謂『死生有命,富貴由天』,修行尚且未必得到庇佑,又何必行巫蠱之事?若鬼神有知,斷然不會接受如此惡毒的詛咒;若鬼神無知,那詛咒又有何用?」成帝深深欣賞班婕妤的對答,因而不予追究,又賞賜黃金百斤。只是班婕妤後此深知後宮險惡,於是請求退居長信宮以侍奉太后。

後宮無主,成帝終於能立趙飛燕為后,可是卻被太后王政君否決,理由是趙飛燕出身寒微,不宜作眾妃嬪之首,宜另擇佳麗為后。成帝沒法子,於是向太后的外甥、官居衛尉的淳于長求救。淳于長獻計,只要把趙飛燕父親趙臨封侯,飛燕便成了侯爵之女,到時太后也沒法不同意立飛燕為后了。於是,趙臨被執封成陽侯,然後,立飛燕為皇后,合德為昭儀。

飛燕雖稱冠後宮,多情的成帝卻早已移情於合德了──合德的居處昭陽殿成了皇帝夜夜流連之所。縱然如此,姊妹感情亦沒甚麼變化,飛燕樂於當六宮之主,合德則愛與成帝夜夜笙歌。

只是趙氏姊妹雖專寵多年,卻一直無所出。飛燕曾為此與幾名多子的官員私通,盼能一索得男,以鞏固自己的地位,可是即使她怎麼努力卻也沒法懷孕。反而只與成帝有數面之緣的女官曹宮及許美人與相繼傳出喜訊。這令趙氏姊妹不得不擔心,結果,由趙合德以絕食要脅成帝,若不殺死這兩名初生嬰孩及其母,幾天後便是她的死期。成帝總不願失去最深愛的女人,於是他答應不讓這兩名嬰兒活著,又對誕下龍種的宮人痛下殺手。當時長安城有首民謠,述說殘害皇嗣之事:

燕燕,尾涎涎;張公子,時相見。
木門倉琅根;燕飛來,啄皇孫。
皇孫死,燕啄矢。

由於趙氏姊妹接連謀害皇子,為了立繼位者,成帝曾召定陶王劉欣及中山王劉興入覲,準備從中選擇一名作繼承人。由於趙氏姊妹接受了定陶王太后傅氏(原元帝昭儀,隨子定陶王劉康就藩中山,劉康死,劉欣繼立)的賄賂,兩人不斷向成帝推薦劉欣,結果劉欣如願以償被立為太子。

綏和二年(公元前七年)三月十八日,成帝於起床時突昏迷不醒,口不能言而死,終年四十六歲。太后於是命人徹查成帝起居及死因,趙合德自知劫數難逃,因此自殺而亡。趙飛燕卻因曾保薦已繼位的哀帝劉欣而保命,而被尊封為太后。

可是哀帝不理政事,專寵美男子董賢,即位只有六年便一命嗚呼。趙飛燕失去了靠山,先被太皇太后貶為孝成皇后,不久更貶為庶人,最後趙飛燕步其妹後塵自殺而死。

兩名亂宮美人雖然身亡,卻早已挽回不了衰敗破落的大漢江山。